当前位置 :   网站首页 > 文字研究 > 说文解字

《说文解字》

    《说文解字》,简称《说文》,是一部中国东汉许慎编著的文字工具书。《说文》全书共分540个部首,收字9,353个,另有“重文”(即异体字)1,163个,说解共用133,441字,原书分为目录一篇和正文14篇。原书现已失落,但其中大量内容被汉朝以后的其他书籍引用,并有北宋徐铉于雍熙三年(986年)校订完成的版本(称为“大徐本”)流传至今。宋以后的说文研究著作多以此为蓝本,例如清朝的段玉裁注释本。

    许慎的《说文解字》(简称《说文》),是我国第一部分析解说汉字形义、辨别声读和考究字源的字典,同时也是最早一部归纳总结古汉字的构形特征,并从理论上加以阐发的文字学经典著作。《说文》一书倾注了许慎毕生研究中国文字学的心血,他全部的文字学思想和学术成果,都在此书中得以体现。《说文》取材宏富,体例独创,影响深远。
 

《说文解字》的基本内容
    《说文解字》以小篆字形为正体,一共说解9353个字头。除小篆之外,还收集包括古文、籀文、或体、今文奇字、俗字等名目的重文1163个。
    《说文解字》里的“古文”,今依大徐本所注明的重文字数是474个,主要指汉代所发现的孔子壁中书及《春秋左氏传》。就许书所列古文形体来看,与魏石经古文、宋郭忠恕《汗简》所辑传钞古文字形皆近。这种文字亦谓之蝌蚪文,是战国时代通行于齐、鲁、三晋之间的一种古文字书迹。
    《说文解字》里的“籀文”是来自《史籀篇》中的文字,大徐本标明的重文数共计208个。今比照出土东周文字资料,不论秦或东方诸国均有许书籀文之用例,许多籀文字形还接近西周晚期的金文字形,表明《史籀篇》所流传的时代要早于东周,班固、许慎以为周宣王时书,大致是可信的。
    在许书重文里,还有“或体”、“俗体”、“今文”诸名,许慎常用“或作某”、“俗作某”称之。古文、籀文与正篆是属于不同时期所存在的古汉字异文关系,或体、俗体、今文与正篆则主要是指汉世所存在的异文关系。
    《说文解字》全书分为14卷(原称作“篇”),连同叙目共15卷。唐宋人勘定时,因嫌篇帙繁重而将每卷分成上下两卷。其中15卷上是自叙和目录,15卷下是后叙和许慎儿子许冲的献书表。 《说文解字》的编排体例
    《说文解字》是按部首分类法来统摄每一个汉字的,这种编排体例是许慎的一个重大发明,也是汉字学史上的—个里程碑。
    许慎云:“其建首也,立一为端。方以类聚,物以类分。同条牵属,共理相贯。杂而不越,据形系联。引而申之,以究万原。毕终于亥,知化穷冥。”
|    根据汉字以形表义的特点,许慎首次将正文根据具有同一表意构件的原则分成540部,每部字所共有的表意构件就是部首,部首也是一部字的名称。《说文》部首的排列多数是“据形系联”,少数是“以类相从”。所谓据形系联,就是根据部首形体相关的原则进行排列,所谓以类相从,就是根据部首意义相关的原则进行排列。从540部的首尾看,是开始于“一”,最终一个字为 “亥”。

点击此处  下载查看《说文解字部首》

《说文解字》的解说体例
    《说文解字》适合了文字学字书的编纂要求,它的解说体例也充分体现了汉字系统形、音、义的基本特点及其内在规律。就其通例而言,许慎对文字的说解,每正篆之下,必先字义,其次说明形体结构及音读。若需有经籍、通人之说或别说者,则再简明征引之。《说文解字》的解说非常灵活,解说方式根据需要不拘一格:例如:

    玖,(字义)石之次玉黑色者。(形体)从玉。(字音)久声。(引用)《诗》曰:“贻我佩玖”。

    许书另一种常见的释义方法是同义相训,即选择意义相同或相近的字词进行解说。例如:
    敛,收也。(三下)    卦,筮也。(三下)
    有时或用同一字词宽泛地对若干个字头进行解说,这在训诂学(解释古代词 义的学科)上称之为同训,例如:
    谕,告也。(三上言部)    诏,告也。(同上)    诉,告也。(同上)
    有时许书还使用二字互训以及二字以上辗转递相为训的方式进行解说,以表现同义、近义字词之间的关系。例如:
    缠,绕也。(十三上系部)    绕,缠也。(同上)    国,邦也。(六下口部)    邦,国也。(六下邑部)
    声训注重以声音为线索来推求语根,这在语源学上具有一定的学术价值,但这并不是严格意义的释义方法,所以释者与被释者之间一般只具备得名上的亲缘关系,在所表词义上则并不能平行对等。有的时侯,声音推源和文字释义是结合在一起的,例如:婢,女之卑者也。(十二下女部)    韭,菜名。一种而久者,故谓之韭。

作品贡献:
    1、首次阐发六书内容,并在说解中贯穿了六书原则,为汉字建立了理论体系。
    2、首次从汉字系统中归纳出540部首,并创立了按部首排列的汉字字典编纂法。
    3、保留下来的汉字小篆形体是极为宝贵的文字资料,为后代学者由隶变后的字形直接通向甲骨文、金文的桥梁。《说文解字》改变了周、秦到汉字书的编纂方法,将所收字编成四言、七言韵语的形式,开创了部首编排法,共分为五百四十部。许氏总结了先前的“六书”理论,创造了系统解释文字之法,是先解释字义,再剖析形体构造,最后注明读音。剖析字形的方法,是以前字书中没有出现过的。《说文解字》对古文字、古文献和古史的研究多做出了重要贡献。

 

点击此处 查看一些许学专家学者发表的相关论文

|

作品地位及意义:
    两千年来,《说文解字》是文字学上的首创之书,也是最有权威之书,它的作者许慎的名字与他的杰作成为后人阅读古籍,探讨古代文化,研究古文必不可少的桥梁和钥匙。

    《说文》问世以后,很快就引起当时学者的重视,在注释经典时常常引证《说文》。 如:郑玄注三礼,应劭、晋灼注《汉书》,都曾援引《说文》以证字义。《到了南北朝时代,学者们对《说文》已经有了比较完整、系统的认识。唐代科举考试规定要考《说文》。自唐代以后,一切字书、韵书及注释书中的字义训诂都依据《说文》。在对《说文》研究的历朝历代中,清代是《说文》研究的高峰时期。清代研究《说文》的学者不下200人,其中称得上专家的有数十人之多。清代《说文》之学,可分为四类:其一,是校勘和考证工作,如严可均的《说文校议》 、钱坫的《说文解字斠诠》等;其二,对《说文》进行匡正,如孔广居的《说文疑疑》 、俞樾的《儿笘录》等;其三,对《说文》的全面研究,如段玉裁的《说文解字注》、桂馥的《说文解字义证》、朱骏声的《说文通训定声》、 王筠的《说文句读》 ;其四,订补前人或同时代学者关于 《说文》研究的著作,如严章福的《说文校议议》、王绍兰的《说文段注订补》等。其中第三种最为重要,这四人也并称“说文四大家”。近人丁福保持以往各家研究《说文》的专著和其他论及《说文》的著述以及甲骨文、金文的材料汇集为《说文解字诂林》 ,后又搜集遗逸编为《补遗》,是该书注释的总汇。

    许慎编撰的《说文解字》吸取前辈的研究成果,成为一部研究汉民族语言文字的系统的专著,是中国语言学史上第一部分析字形、说解字义、辨识声读的字典,不但对于后人研究语言文字学、文献学是唯一的经典著作,就是整理文化遗产也都是不可缺乏的阶段。

    《说文解字》是我国第一部以六书理论系统分析字形,解释字义的字典,它保存了大部分先秦字体以及汉代和以前的不少文字训诂,反映了上古汉语词汇的面貌,比较系统地提出分析文字的理论,是我国语文学史上第一部分析字形,解说字义、辩识声读的字典,也是1800年来唯一研究汉字的经典著作,是我们今天研究古文字和古汉语的必不可少的材料。如果没有这部书的流传,我们将不能认识秦、汉以来的篆书,更不要说到商代甲骨文和商、周的金文与战国时的古文了。因此,它不但过去对汉字研究发生了巨大的影响,对现在和将来的汉字研究仍有巨大的意义。《说文解字》同时也创立了汉民族风格的语言学——文献语言学,《说文》 就是文献语言学的奠基之作。《说文》 对传统语言学的形成和发展有巨大影响,后世所说的文字、音韵、训诂之字,大体不出 《说文》所涉及的范围,而《说文》本身则形成一个专门学科。《说文》完整而系统地 保存了小篆和部分籀文,是国人认识更古文字——甲骨文和金文的桥梁;《说文》的训 解更是国人今天注释古书、整理古籍的重要依据。所以《说文》在今天仍有巨大的学术 价值和应用价值。

|

許慎說文敘語錄:
    古者庖犧氏之王天下也仰則觀象於天府則觀法於地視鳥獸之文與地之宜近取諸身遠取諸物,於是始作易八卦以垂憲象。
    黃帝之史倉頡見鳥獸題迒之迹知分理之可相別異也初造書契。
    倉頡之初作書蓋依類象形故謂之文其後形聲相益即謂之字字者言孳乳而浸多也。
    著箸於竹帛謂之書書者如也。
    周禮八歲入小學保氏教國子先以六書一曰指事指事者視而可識察而見意上下是也二曰象形象形者畫成其物隨體詰詘日月是也三曰形聲形聲者以事為名取譬相成江河是也四曰會意會意者比類合誼以見指撝武信是也五曰轉注轉注者建類一首同意相受考老是也六曰假借假借者本無其字依聲託事令長是也。
    及宣王太史籀箸大篆十五篇與古文或異至孔氏書六經左丘明述春秋傳皆以古文厥意可得而說。
    秦始皇帝初兼天下丞相李斯乃奏同之罷其不與秦文合者斯作倉頡篇中車府令趙高作爰曆篇》,史令胡毋敬作博學篇皆取史籀大篆或頗省改所謂小篆者也。
    秦書有八體一曰大篆二曰小篆三曰刻符四曰蟲書五曰摹即六曰署書七曰殳書八曰隸書漢興有草書。
    諸生競說字解經誼稱秦之隸書為倉頡時書,雲父子相傳何得改易乃猥曰馬頭人為長人持為鬥蟲者屈中也廷尉說律至以字斷法苛人受錢苛之字止句也若此者甚眾皆不合孔氏古文謬於史籀俗儒鄙夫翫其所習蔽所希聞不見通學未嘗睹字例之條怪舊埶而善野言以其所知為秘妙究洞聖人之微恉又見倉頡篇中幼子承詔因號古帝之所作也其辭有神之術焉其迷誤不諭豈不悖哉!
    蓋文字者經藝之本王政之始前人所以垂後,後人所以識古。
    今敘篆文合以古籀博采通人至於小大信而有證稽譔其說將以理群類解謬誤曉學者達神恉分別部居不相雜廁萬物鹹睹靡不兼載厥誼不昭爰明以喻。其稱易孟氏書孔氏詩毛氏禮周官春秋左氏論語孝經皆古文也於其所不知蓋闕如也。
    其建首也立一為耑方以類聚物以類分同條牽屬共理相貫雜而不越據形系聯引而申之,以究萬原畢終於亥知化窮冥。